<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

            1. 作者:李小明
            2. 積分:12
            3. 等級:學前班
            4. 2020/7/22 0:21:40
            5. 樓主(閱:29459/回:0)請最高院把西安蓮湖法院列為教育整頓的試(重)點

                我叫李小明,男,漢族,陜西省銅川市宜君縣棋盤鎮韋家河村人,公民身份號碼610222************17,聯系電話13571599036,是一個農民工,也是帶領一些農民工四處攬活的領工人。

                為討要我們被拖欠的勞務費,我于2020年4月14日向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遞交了民事起訴狀,將建設方陜西華山路橋集團有限公司、勞務分包方陜西鼎力勞務有限公司一起列為被告,訴訟請求是:依法判令這兩家公司向我給付拖欠的勞務費800000元(預估),并承擔以該勞務費為基數、自我起訴之日起計算至本判決指定償還之日止,按年利率6%計算的資金占用利息;依法判令這兩家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保全費、鑒定費,并對債務償付互負連帶責任。

                我為什么要在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起訴?因為這兩家公司在勞務分包合同里有管轄協議,管轄協議約定的管轄法院是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故我提起民事訴訟時,依據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根據管轄協議,起訴時能夠確定管轄法院的,從其約定;不能確定的,依照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確定管轄”。

                誰知,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接到我的民事起訴狀后,死活不出具書面憑證,且我事后去問,一直推說不歸他們管。我說,歸你們管,就讓我立案,我去交案件受理費;不歸你們管,你就出通知、告知或裁定,明確告知我應該到什么地方去立案。磨了10幾天,這家法院仍然是死活不出書面文字。無奈之下,我只好通過EMS將我的民事起訴狀郵寄給這家法院。經查詢,這家法院在2020年5月1日就收到了我的民事起訴狀,但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依然如故,不向我出具任何法律文書,我去催問,他們不理不睬,態度十分惡劣。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三條明確規定,“人民法院應當保障當事人依照法律規定享有的起訴權利。對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起訴,必須受理。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在七日內立案,并通知當事人;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在七日內作出裁定書,不予受理;原告對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訴”。

                《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登記立案的實施細則(試行)》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明確規定,“對民事、行政起訴,應當在收到起訴狀之日起七日內決定是否立案”;第二款規定,“人民法院在法定期間內不能判定起訴、自訴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應當先行立案”。

                故,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最早應該在2020年4月22日、最遲應該在2020年5月8日,對我的民事起訴狀“先行立案”,并糾正其被《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登記立案的實施細則(試行)》第二十一條所指出的“接收訴狀后不出具書面憑證”的違法亂紀行為。

                誰知,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卻拖了將近三個月,遲至2020年7月10日,才向我送達了其于2020年7月7日作出的(2020)陜0104民初6231號民事裁定書。

                該民事裁定書一方面承認,建設方陜西華山路橋集團有限公司和勞務分包方陜西鼎力勞務有限公司“確有本合同在履行過程中發生的爭議,如雙方協商不成,約定向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起訴的內容”;但該民事裁定書又認為,本案屬于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系與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相關的案件,工程地點在延安市寶塔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按照不動產糾紛確定管轄”,所以,建設方陜西華山路橋集團有限公司和勞務分包方陜西鼎力勞務有限公司“關于管轄的約定不符合民事訴訟法協議管轄的法律規定,應視為無效管轄條款。本案不屬于本院管轄”,遂裁定對我的起訴,“本院不予受理”。

                我認為,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將我的民事起訴狀壓了將近三個月才出具不予受理裁定書,程序嚴重違法,性質極端惡劣,已嚴重違背有關立案登記制的法律法規,粗暴踐踏我的訴權,是不予立案、人為控制立案在該院的具體表現,證明其根本沒有啟動對立案登記制改革的自查評估,必須予以糾正;且該裁定書明目張膽地撒謊,竟然將接到我民事起訴狀的日期篡改為2020年7月1日。

                究竟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是什么時候接到我民事起訴狀的,我后附一組證據供各位網友圍觀,也供有關部門參考。

                綜上,根據前述事實,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即就是認為我的起訴不屬于該院管轄,也已經無權裁定“不予受理”,只能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六條“人民法院發現受理的案件不屬于本院管轄的,應當移送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之規定,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移送本案。

                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的所作所為,完全違反了《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登記立案的實施細則(試行)》第二十一條“對立案工作中存在的不接收訴狀、接收訴狀后不出具書面憑證,不一次性告知當事人補正訴狀內容,以及有案不立、拖延立案、干擾立案、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或者決定等違法違紀情形,當事人有權選擇向該人民法院或者上一級人民法院紀檢監察部門投訴。人民法院紀檢監察部門應當在受理投訴之日起十五日內,查明事實,并將情況反饋當事人。發現違法違紀行為的,依法依紀追究相關人員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之規定,應該受到責任追究;又因為其在民事裁定書里公然撒謊,糟踐了人民法院的權威,喪失了公信力,所以,我強烈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將該院列入教育整頓的試(重)點,以刀口向內、刮骨療毒的精神,認真處理本網帖暴露出該家法院膽大妄為、隨意司法,無視黨紀國法、不守政治規矩的問題。

                最后,我希望有同樣立案難遭遇的網民,將本網帖頂起來、轉出去,促使最高人民法院下決心根治立案難,給大家創造出一個公平、公正的司法環境!

                下圖  拖了將近三個多月才送達、并公然撒謊的(2020)陜0104民初6231號民事裁定書



                下圖  我向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郵寄民事起訴狀的單據及投遞流水,證明該院在2020年5月1日就收到我郵寄的民事起訴狀了

              樓主貼


              目前不允許游客回復,請 登錄 注冊 發表言論。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