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

            1. 作者:王巧燕
            2. 積分:12
            3. 等級:學前班
            4. 2018/8/26 22:33:29
            5. 樓主(閱:34263/回:0)陜西延安中院會變臉:村民待遇訴訟先裁定應該管,又裁定不該管

                                                           民事再審申請

                申請人  (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王巧燕,女,漢族,19**年*月**日出生,延安市寶塔區***********小組人,公民身份號碼61060219*********9,聯系電話134*******4。

                被申請人 (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延安市寶塔區橋溝辦事處東勝村民委員會一里坡小組,住延安市寶塔區橋溝辦事處東勝村,聯系電話137*******2;

                法定代表人  張宏,系該小組組長。

                再審請求事項

                依法撤銷(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改判支持申請人的全部訴訟請求。

                事實與理由

                申請人訴被申請人的侵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糾紛案,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和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分別做出了(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

                申請人對(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均不服,認為其均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第(三)項“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第(六)項“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所規定之情形,故特向貴院提出再審申請。

                一、(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無視最高人民法院和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相關規定,無視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葫蘆僧亂判葫蘆案。

                申請人的訴訟請求主要有:依法確認申請人為被申請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依法確認申請人具有與被申請人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樣的權利,并享受同等待遇;依法判令被申請人向申請人給付應該按其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分配而未分配的征地補償款等共計263000元;依法判令被申請人承擔本案訴訟費。

                可以看出,申請人的訴訟請求完全合情合理合法,不但應該受到法律保護,也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和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相關規定的支持〔為方便各位法官檢索,特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法釋[2005]6號)和《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討論會紀要》全文附后〕,同時也有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約束(同樣,為方便各位法官檢索,特將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的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訴孫改平村民待遇糾紛案民事判決書全文附后)。

                但是,(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不顧本案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以已經被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陜06民終1654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撤銷(2017)陜0602民初1702號民事裁定書相同的“本院認為”及法律依據,繼續堅持已被撤銷的(2017)陜0602民初1702號民事裁定書的意見,認為申請人的訴訟請求不屬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直接對抗(2017)陜06民終1654號民事裁定書。

               。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亦同樣對抗(2017)陜06民終1654號民事裁定書,竟然也認為申請人的訴訟請求不屬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

                更可笑的是,做出(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的合議庭成員有審判員王欣,做出(2017)陜06民終1654號民事裁定書的合議庭成員也有審判員王欣。

                申請人在這里想弱弱地問審判員王欣一句,你的“本院認為”在(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里是真話?還是在(2017)陜06民終1654號民事裁定書里是真話?你這不是典型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嗎?

                二、(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邏輯混亂,認定基本事實錯誤,認定事實不清。

                1、(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均將村民委員會等同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沒有法律依據,何況本案當事人并非村民委員會。

                2、(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認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屬于自治組織,卻閉口不談其應該在憲法和法律法規的框架下處理事務,片面理解“自治”涵義。

                3、(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認為村民大會或村民代表大會制定的鄉規民約可以具有不接受我國現行憲法和法律法規規范的特權,不但沒有法律依據,在事實上也行不通:難道村民大會或村民代表大會通過決議,決定剝奪某村民生命或決定從事販毒、爆炸等違法犯罪活動,也具有正當性、法律無法管嗎?

                4、被申請人提交的證據根本無法證明其已經履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規定的法定程序,故其隨意剝奪申請人人身權、財產權的行為沒有得到村民授權。更何況被申請人提交的2014年3月6日會議記錄復印件顯示,該次會議并非村民大會,也并非兩委會或村民代表大會,卻竟然決定了本集體經濟組織“未來20年分配方案”,其荒謬荒誕荒唐的程度令人無法用言語形容,也足證其根本不能成為認定本案事實的證據!

                人所共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是一部程序性規范,它嚴格規定了實施村民自治,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時應遵循的程序。假設被申請人根據該法第二十八條“召開村民小組會議,應當有本村民小組十八周歲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組三分之二以上的戶的代表參加,所作決定應當經到會人員的過半數同意。……屬于村民小組的集體所有的土地、企業和其他財產的經營管理以及公益事項的辦理,由村民小組會議依照有關法律的規定討論決定,所作決定及實施情況應當及時向本村民小組的村民公布”之規定,完整地履行了上述法條規定的程序,所做的決定也不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對抗,即無權隨意剝奪、限制、停止、開除、終止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村民待遇。

                這樣一個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的常識,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的法官竟不知道?!糊弄誰呢?

                三、(2018)陜0602民初826號民事裁定書和(2018)陜06民終1169號民事裁定書審理的是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益糾紛案,卻刻意回避最高人民法院就此類案件的三令五申,無視十八大、十九大以來要求的“三嚴三實”、“兩學一做”等,屬于典型的違反組織紀律和政治紀律的頂風作案。

                申請人認為,對此案適用法律,首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五十五條“違反本法規定,以婦女未婚、結婚、離婚、喪偶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的,或者因結婚男方到女方住所落戶,侵害男方和子女享有與所在地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平等權益的,由鄉鎮人民政府依法調解;受害人也可以依法向農村土地承包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訴,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和第五十六條“違反本法規定,侵害婦女的合法權益,其他法律、法規規定行政處罰的,從其規定;造成財產損失或者其他損害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其次,是《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人民法院對農村集體經濟所得收益分配糾紛是否受理問題的答復》(法研[2001]51號)。其全文如下:“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你院粵高法[2000]25號《關于對農村集體經濟所得收益分配的爭議糾紛,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與其成員之間因收益分配產生的糾紛,屬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糾紛。當事人就該糾紛起訴到人民法院,只要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另外,還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村民因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問題與村民委員會發生糾紛人民法院應否受理問題的答復》(法研[2001]116號)。其全文如下:“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你院陜高法[2001]234號《關于村民因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問題與村民委員會發生糾紛人民法院應否受理的請示》收悉。經研究,我們認為,此類問題可以參照我室給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法研[2001]51號《關于人民法院對農村集體經濟所得收益分配糾紛是否受理問題的答復》辦理!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任何組織和個人都必須尊重憲法法律權威,都必須在憲法法律范圍內活動,都必須依照憲法法律行使權力或權利、履行職責或義務,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

                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認為被申請人可以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也認為自己可以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

                這是一個問題。

                綜上,為維護憲法法律權威、維護申請人合法權益,申請人不得不向貴院提起再審申請,再審請求事項如上。

                此致

                                                                                                       2018年8月26日


              附件一: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

                                                              法釋[2005]6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已于2005年3月2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346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05年9月1日起施行。

                                                                                           二〇〇五年七月二十九日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等法律的規定,結合民事審判實踐,對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一、受理與訴訟主體

                第一條  下列涉及農村土地承包民事糾紛,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ㄒ唬┏邪贤m紛;

               。ǘ┏邪洜I權侵權糾紛;

               。ㄈ┏邪洜I權流轉糾紛;

               。ㄋ模┏邪卣魇昭a償費用分配糾紛;

               。ㄎ澹┏邪洜I權繼承糾紛。

                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因未實際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其向有關行政主管部門申請解決。

                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就用于分配的土地補償費數額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二條  當事人自愿達成書面仲裁協議的,受訴人民法院應當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45條至第148條的規定處理。

                當事人未達成書面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向農村土地承包仲裁機構申請仲裁,另一方當事人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并書面通知仲裁機構。但另一方當事人接受仲裁管轄后又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當事人對仲裁裁決不服并在收到裁決書之日起三十日內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第三條  承包合同糾紛,以發包方和承包方為當事人。

                前款所稱承包方是指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本集體經濟組織農村土地的農戶,以及以其他方式承包農村土地的單位或者個人。

                第四條  農戶成員為多人的,由其代表人進行訴訟。

                農戶代表人按照下列情形確定:

               。ㄒ唬┩恋爻邪洜I權證等證書上記載的人;

               。ǘ┪匆婪ǖ怯浫〉猛恋爻邪洜I權證等證書的,為在承包合同上簽字的人;

               。ㄈ┣皟身椧幎ǖ娜怂劳、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因其他原因無法進行訴訟的,為農戶成員推選的人。

                二、家庭承包糾紛案件的處理

                第五條  承包合同中有關收回、調整承包地的約定違反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五條規定的,應當認定該約定無效。

                第六條  因發包方違法收回、調整承包地,或者因發包方收回承包方棄耕、撂荒的承包地產生的糾紛,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ㄒ唬┌l包方未將承包地另行發包,承包方請求返還承包地的,應予支持;

               。ǘ┌l包方已將承包地另行發包給第三人,承包方以發包方和第三人為共同被告,請求確認其所簽訂的承包合同無效、返還承包地并賠償損失的,應予支持。但屬于承包方棄耕、撂荒情形的,對其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前款第(二)項所稱的第三人,請求受益方補償其在承包地上的合理投入的,應予支持。

                第七條  承包合同約定或者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等證書記載的承包期限短于農村土地承包法規定的期限,承包方請求延長的,應予支持。

                第八條  承包方違反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七條規定,將承包地用于非農建設或者對承包地造成永久性損害,發包方請求承包方停止侵害、恢復原狀或者賠償損失的,應予支持。

                第九條  發包方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收回承包地前,承包方已經以轉包、出租等形式將其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給第三人,且流轉期限尚未屆滿,因流轉價款收取產生的糾紛,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ㄒ唬┏邪揭呀浺淮涡允杖×肆鬓D價款,發包方請求承包方返還剩余流轉期限的流轉價款的,應予支持;

               。ǘ┝鬓D價款為分期支付,發包方請求第三人按照流轉合同的約定支付流轉價款的,應予支持。

                第十條  承包方交回承包地不符合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九條規定程序的,不得認定其為自愿交回。

                第十一條  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中,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在流轉價款、流轉期限等主要內容相同的條件下主張優先權的,應予支持。但下列情形除外:

               。ㄒ唬┰跁婀镜暮侠砥谙迌任刺岢鰞炏葯嘀鲝埖;

               。ǘ┪唇洉婀,在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人開始使用承包地兩個月內未提出優先權主張的。

                第十二條  發包方強迫承包方將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給第三人,承包方請求確認其與第三人簽訂的流轉合同無效的,應予支持。

                發包方阻礙承包方依法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承包方請求排除妨礙、賠償損失的,應予支持。

                第十三條  承包方未經發包方同意,采取轉讓方式流轉其土地承包經營權的,轉讓合同無效。但發包方無法定理由不同意或者拖延表態的除外。

                第十四條  承包方依法采取轉包、出租、互換或者其他方式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發包方僅以該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合同未報其備案為由,請求確認合同無效的,不予支持。

                第十五條  承包方以其土地承包經營權進行抵押或者抵償債務的,應當認定無效。對因此造成的損失,當事人有過錯的,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第十六條  因承包方不收取流轉價款或者向對方支付費用的約定產生糾紛,當事人協商變更無法達成一致,且繼續履行又顯失公平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發生變更的客觀情況,按照公平原則處理。

                第十七條  當事人對轉包、出租地流轉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參照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處理。除當事人另有約定或者屬于林地承包經營外,承包地交回的時間應當在農作物收獲期結束后或者下一耕種期開始前。

                對提高土地生產能力的投入,對方當事人請求承包方給予相應補償的,應予支持。

                第十八條  發包方或者其他組織、個人擅自截留、扣繳承包收益或者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收益,承包方請求返還的,應予支持。

                發包方或者其他組織、個人主張抵銷的,不予支持。

                三、其他方式承包糾紛的處理

                第十九條  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在承包費、承包期限等主要內容相同的條件下主張優先承包權的,應予支持。但在發包方將農村土地發包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已經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通過,并由鄉(鎮)人民政府批準后主張優先承包權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條  發包方就同一土地簽訂兩個以上承包合同,承包方均主張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ㄒ唬┮呀浺婪ǖ怯浀某邪,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

               。ǘ┚匆婪ǖ怯浀,生效在先合同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

               。ㄈ┮狼皟身椧幎o法確定的,已經根據承包合同合法占有使用承包地的人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但爭議發生后一方強行先占承包地的行為和事實,不得作為確定土地承包經營權的依據。

                第二十一條  承包方未依法登記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等證書,即以轉讓、出租、入股、抵押等方式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發包方請求確認該流轉無效的,應予支持。但非因承包方原因未登記取得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等證書的除外。

                承包方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除法律或者本解釋有特殊規定外,按照有關家庭承包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的規定處理。

                四、土地征收補償費用分配及土地承包經營權繼承糾紛的處理

                第二十二條  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承包方請求發包方給付已經收到的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的,應予支持。

                承包方已將土地承包經營權以轉包、出租等方式流轉給第三人的,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青苗補償費歸實際投入人所有,地上附著物補償費歸附著物所有人所有。

                第二十三條  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放棄統一安置的家庭承包方,請求發包方給付已經收到的安置補助費的,應予支持。

                第二十四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可以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決定在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分配已經收到的土地補償費。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已經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請求支付相應份額的,應予支持。但已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備案的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地方政府規章對土地補償費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分配辦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第二十五條  林地家庭承包中,承包方的繼承人請求在承包期內繼續承包的,應予支持。

                其他方式承包中,承包方的繼承人或者權利義務承受者請求在承包期內繼續承包的,應予支持。

                五、其他規定

                第二十六條  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及本解釋第五條、第六條第一款第(二)項及第二款、第十六條的糾紛案件時,應當著重進行調解。必要時可以委托人民調解組織進行調解。

                第二十七條  本解釋自2005年9月1日起施行。施行后受理的第一審案件,適用本解釋的規定。

                施行前已經生效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附件二:

                                                         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于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討論會紀要

                近年來,我省涉及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越來越多,訴諸到法院的此類爭議案件明顯增加。由于法律法規對如何處理此類爭議的規定不盡明確,最高法院有關司法解釋亦不一致,各地法院在受理、裁判和執行此類案件時,都程度不同地遇到了一些困難。為了統一全省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中的法律適用,省法院研究室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起草了《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2005年5月20日至21日,省法院會同省政府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在西安聯合召開了“處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涉訴糾紛”研討會,邀請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等有關部門和西北政法學院的專家、教授以及新聞媒體的同志參加,征求對省法院《意見》草案的修改意見。2005年12月12日,省法院第26 次審判委員會對修改后的《意見》草案進行了討論,原則予以通過。根據審判委員會的意見,省法院于2006年元月6日召開了由省法院相關審判庭、各中級法院和部分基層法院主管院長參加的研討會,對意見再次進行討論,統一了對有關爭議問題的認識。

                現將會議達成的關于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紀要如下,供全省法院在審理這類案件時參照執行。

                一、關于案件受理

                第一條  人民法院受理以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與其所在的集體經濟組織因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發生的糾紛:

               。ㄒ唬┮蛲恋匮a償費分配發生的糾紛;

               。ǘ┮虬仓醚a助費分配發生的糾紛;

               。ㄈ┮蚣w資產經營等收益和其他收入分配發生的糾紛。

                第二條  本意見所指的訴訟當事人是鄉鎮集體經濟組織、村集體經濟組織(村民委員會)或村民小組與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當事人發生變更的以其權利義務的承受者為訴訟當事人。

                第三條  當事人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和本意見第一條規定起訴的,依據下列不同情形,法院分別予以受理或不予受理:

               。ㄒ唬1999年1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以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因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發生的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該法實施以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因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發生的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ǘ┺r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因涉及計劃生育獎罰而發生的收益分配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ㄈ┊斒氯藢π姓䴔C關所作出的關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處理決定不服,以行政機關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不作為民事案件受理。

               。ㄋ模┺r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是否分配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討論決定。決定對全體成員不分配或者決定分配總額的,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請求分配或者請求增減分配總額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四條  因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發生糾紛的,雙方當事人應當先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可由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解決或通過人民調解委員會解決;協商、調解不成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

                二、關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主體資格的取得

                第五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一般是指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村、組生產生活,依法登記常住戶籍并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形成權利義務關系的人。

                第六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視為其具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

               。ㄒ唬┏錾鷷r,父母雙方或者一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且本人戶籍登記在本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的;

               。ǘ┮蚧橐龌蚴震B已進入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實際生產生活,并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形成權利義務關系、但常住戶口非自身原因未遷入的;

               。ㄈ┗橐鲫P系發生在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人員之間,持農業戶口的;

               。ㄋ模┮驀澜ㄔO或者其他政策性遷入的;

               。ㄎ澹┮蛲獬鼋浬、務工等原因,脫離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生產、生活未遷出戶口的;

               。┮蛟诖笾袑T盒W習、服義務兵或初級以下士官兵役等原因被注銷、遷出常住戶口的;

               。ㄆ撸┮蚍、勞教等原因被注銷、遷出常住戶口的

               。ò耍┢渌樾谓洿迕駮h、村民代表會議討論同意的;

               。ň牛┓煞ㄒ幰幎☉〉玫。

                第七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其喪失原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

               。ㄒ唬┧劳龅;

               。ǘ┤〉闷渌w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

               。ㄈ┤〉贸擎偡寝r業戶口,且納入國家公務員序列或者城鎮企業職工、居民社會保障體系的;

               。ㄋ模┳詰艨谶w入時起,未在戶口所在地生產、生活,未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形成權利義務關系,不以該集體經濟組織所有的土地為基本生活保障的;

               。ㄎ澹┢渌樾谓洿迕駮h、村民代表會議討論同意的。

                三、關于對分配方案、收益分配協議及保證書效力的認定

                第八條  人民法院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應審查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作出的收益分配方案。

                第九條  收益分配方案符合下列要求的,確認有效。

               。ㄒ唬┓峙浞桨傅膬热莶慌c憲法、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相抵觸;部分抵觸的,抵觸部分無效,其他部分有效;

               。ǘ┓峙浞桨附洿迕駮h、村民代表會議民主議定產生,符合民主議定程序;

                第十條  凡當事人雙方對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另有約定,但未經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討論通過的“收益分配協議書”及有關“保證書”,其效力不能對抗經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討論通過的分配方案。人民法院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之規定,審查并確認其效力;對名為借款實為分配等行為,應根據查明的法律事實,按行為的實際性質確定案由。

                四、分配時間的界定

                第十一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因參與分配的時間界限發生爭議時,人民法院一般應以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之日,土地租賃、發包或集體資產經營合同簽訂之日作為界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參與分配的時間界限。

                五、關于幾種主體的收益分配

                第十二條  與城鎮職工、居民結婚、戶籍仍在原村、組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女性成員,要求享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應予支持;其所生未成年子女,符合計劃生育法律、法規,且戶口登記在該村、組,至少應享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額的一半。

                第十三條  已婚(或再婚)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女性成員,婚后確屬非自身原因未遷轉戶口、并在戶籍所在地生產生活且未享受男方所在村組收益分配權的,其要求戶籍所在地的集體經濟組織給予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十四條  離婚、喪偶的女性成員及其所生子女仍在戶籍所在地生產生活的或者雖未在戶籍所在地生產生活但其未享受新居住地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權的,其要求原戶籍所在地集體經濟組織給予收益分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十五條  已婚(或再婚)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男性成員,在女方所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實際生產生活,該女方家庭有女無兒、兒子沒有贍養能力或女兒盡主要贍養義務的,其要求女方所在地集體經濟組織給予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婚后確屬非自身原因未遷轉戶口、且未享受女方所在地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權的,其要求原戶籍所在地集體經濟組織給予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十六條  夫妻雙方均為本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依法收養的子女,辦理了戶籍登記并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生產生活的,與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生子女享有同等收益分配權;未辦理戶籍登記的,若其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實際生產生活,也未享受原戶籍所在的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權的,應與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生子女享有同等收益分配權;對于被解除收養關系的養子女,其是否享有收益分配權,由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討論決定。

                第十七條  大中專學生,在校就讀期間要求享受與原所在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畢業后回到原籍生產生活的,應享有收益分配權;畢業后未回原籍生產生活的,其在原集體經濟組織的收益分配權,由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決定。

                第十八條  服現役的初級士官、義務兵,要求享有與原所在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收益分配權的,應予支持;若國家對其待遇及安置另有規定,其在原集體經濟組織的收益分配權,由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討論決定。

                六、關于安置補助費、土地補償費的分配

                第十九條  依法獲得承包土地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承包的土地被征收后,經集體經濟組織統一安置的,又請求給付安置補助費的,不予支持;未統一安置的,請求給付安置補助費,應予支持。

                第二十條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被征收的,經村民會議或村民代表會議討論決定分配的,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已經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請求給付土地補償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七、訴訟時效

                第二十一條  審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適用《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五條的規定。

                本意見自2006年2月1日起施行。2006年2月1日起新受理的一審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適用本意見。已經作出生效裁判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糾紛案件依法再審的,不適用本意見。

                                                                                              二OO六年元月二十三日

              附件三:

                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訴孫改平村民待遇糾紛案民事判決書

                                                        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

                法定代表人高增智,該村委會主任。

                委托代理人姚文廷,該村村民。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孫改平,女,1971年1月4日出生。

                上訴人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因村民待遇糾紛一案,不服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2010)寶李民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F已審理終結。

                原審判決認定:1990年12月原告與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龔延軍結婚,將戶口遷至崖里坪村,并在村里生活居住;楹笤嫔荒泻,取名龔凱。因原告與龔延軍夫妻感情不合,1995年7月24日經法院調解離婚,原告搬至延安居住,但戶口仍在龔延軍名下,被告并給原告分土地2.3分,所有稅費都由龔延軍代繳,原告享受與其他村民同等待遇,并參與分配了集體收益款。2007年龔延軍與李巧蘭結婚,龔延軍將李巧蘭的戶口遷至崖里坪村其名下,將原告戶口分出。2007年10月份,被告給其村民每人分配土地收益款1000元,未給原告分配,原告不服,訴至寶塔區人民法院。寶塔區人民法院判決由被告給付原告收益款1000元,被告已給付。2008年被告又給每個村民分配土地收益款17500元,2009年分配土地收益款2500元。被告以龔延軍又與李巧蘭結婚為由,未給原告分配土地收益款。2009年7月6日,被告召開黨員及兩委會擴大會議,大部分村民不同意給原告享受,經本院調解也未果。

                原審法院認為:土地補償款的性質是對農村集體土地所有權的補償,只有具備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才應享有該集體經濟組織土地補償的分配權。原告與龔延軍結婚后,戶口遷至崖里坪村,原告為被告村村民。1995年原告與龔延軍離婚后戶口仍在崖里坪村,村委會分配給原告土地,原告承擔著村民義務,2007年龔延軍與李巧蘭結婚前原告享有著村民同等待遇。參照《陜西省實施辦法》第八條規定:“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為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第二項與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結婚且戶口遷入的”,故原告應為被告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現原告要求享受村民同等待遇,并要求被告給付其集體土地收益款的請求應予以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之規定,判決:一、原告享受被告村村民同等待遇。二、由被告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原告孫改平集體土地收益款20000元。訴訟費300元,由被告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承擔。

                宣判后,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不服,提起上訴。其上訴理由是:上訴人與其前夫離婚,且其前夫已再婚,其前夫再婚后的妻子也要享受我村的待遇。被上訴人長期脫離我村生活,未盡村民義務,村民待遇應予停止。

                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屬實。

                另查明,被上訴人孫改平曾于2008年因村民待遇糾紛將上訴人訴至寶塔區人民法院,寶塔區人民法院以(2008)寶李民初字第39號民事判決書判決孫改平享有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待遇,該判決于2008年生效。

                上述事實,有當事人陳述筆錄、書證、庭審筆錄等證據在案佐證。這些證據,已經一審開庭質證和二審審查,具有證明效力。

                本院認為:寶塔區人民法院曾于2008年判決被上訴人孫改平享有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待遇,該判決已生效,具有既判力,上訴人應嚴格履行判決義務。上訴人在之后兩次分配土地收益款時仍拒不給被上訴人分配,侵犯了被上訴人應享有的合法權益。原審判決村委會給付孫改平應分土地收益款正確。但原審法院在2008年已判決孫改平享受該村村民待遇,這次又作同樣判決屬于重判,應予糾正。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2010)寶李民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第二項,即由上訴人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原告孫改平集體土地收益款20000元;

                二、撤銷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2010)寶李民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第一項,即被上訴人孫改平享受被告村村民同等待遇。

                上訴費300元由上訴人延安市寶塔區李渠鎮崖里坪村村民委員會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馮  曉  彬

                                                                                                 審  判  員   楊  萬  榮

                                                                                                 審  判  員   劉  彩  虹

                                                                                                 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路      艷

              附件四:
              2017年陜西省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這是一份正確的法律文書)





              附件五:
              2018年陜西省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這份裁定推翻了原來的生效裁定)

              樓主貼


              目前不允許游客回復,請 登錄 注冊 發表言論。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