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

              導航分類
              聯系我們
              案例精選當前位置:首頁 > 法治在線 > 案例精選

              檢例第164號、江西省浮梁縣人民檢察院訴A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污染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
              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作者:

                【關鍵詞】

                民事公益訴訟  跨省傾倒危險廢物  懲罰性賠償  侵權企業民事責任

                【要旨】

                檢察機關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時,對于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致社會公共利益受到嚴重損害后果的,有權要求侵權人依法承擔相應的懲罰性賠償責任。提出懲罰性賠償數額,可以以生態環境功能損失費用為基數,綜合案件具體情況予以確定。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3日至7月31日,位于浙江的A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生產疊氮化鈉的蒸餾系統設備損壞,導致大量硫酸鈉廢液無法正常處理。該公司生產部經理吳某甲經請示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意,負責對硫酸鈉廢液進行處置。在處置過程中,A公司為吳某甲報銷了兩次費用。吳某甲將硫酸鈉廢液交由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吳某乙處理。吳某乙雇請李某某,由范某某押運、董某某和周某某帶路,在江西省浮梁縣壽安鎮八角井、湘湖鎮洞口村兩處地塊違法傾倒30車共計1124.1噸硫酸鈉廢液,致使周邊8.08畝范圍內土壤和地表水、地下水受到污染,當地3.6公里河道、6.6平方公里流域環境受影響,造成1000余名群眾飲水、用水困難。經鑒定,兩處地塊修復的總費用為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為57135.45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江西省浮梁縣人民檢察院(以下簡稱浮梁縣院)在辦理吳某甲等6人涉嫌污染環境罪刑事案件時,發現公益受損的線索。浮梁縣院即引導偵查機關和督促生態環境部門固定污染環境的相關證據,同時建議當地政府采取必要應急措施,防止污染進一步擴大。辦案過程中,委托鑒定機構對傾倒點是否存在土壤污染以及生態修復所需費用、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等進行司法鑒定。經江西求實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浮梁縣兩處傾倒點的土壤表層均存在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16年版)中的危險廢物疊氮化鈉污染,八角井傾倒點水體中存在疊氮化鈉且含量超標2.2至177.33倍不等,對周邊約8.08畝的范圍內環境造成污染;兩處地塊修復的總費用為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為57135.45元。

                浮梁縣院經審查,對吳某甲等6人提起刑事訴訟。2019年12月18日,浮梁縣人民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判處被告人吳某甲等6人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至三年二個月不等,并處罰金5萬元至2萬元不等。一審宣判后,吳某甲、李某某不服提出上訴,2020年4月7日,江西省景德鎮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ㄒ唬┟袷鹿嬖V訟訴前程序

                根據“兩高”司法解釋規定,民事公益訴訟由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因本案的環境污染侵權行為發生地和損害結果地均在浮梁縣,且涉及的刑事案件已由浮梁縣院辦理,從案件調查取證、生態環境恢復等便利性考慮,應繼續由浮梁縣院管轄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經與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協商,江西省人民檢察院2020年6月22日將本案指定浮梁縣院管轄,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將該案指定浮梁縣人民法院審理。7月1日,浮梁縣院對本案立案審查并開展調查核實,同時調取了刑事案件卷宗和相關證據材料。

                2020年7月2日,浮梁縣院發布公告,公告期滿后沒有適格主體提起訴訟。

               。ǘ┨崞鹈袷鹿嬖V訟

                2020年11月17日,浮梁縣院以A公司為被告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訴請法院判令被告承擔污染修復費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57135.45元、應急處置費532860.11元、檢測費、鑒定費95670元,共計2853665.56元,并在國家級新聞媒體上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浮梁縣院經審查認為,A公司工作人員將公司生產的硫酸鈉廢液交由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個人處理,非法傾倒在浮梁縣境內,造成了當地水體、土壤等生態環境嚴重污染,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案件審理中,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已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實施。雖然案涉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侵權行為發生在《民法典》施行前,但是侵權人未采取有效措施修復生態環境,生態環境持續性受損,嚴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為更有利于保護生態環境,維護社會秩序和公共利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民法典實施前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有規定,適用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但是適用民法典的規定更有利于保護民事主體合法權益,更有利于維護社會和經濟秩序,更有利于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除外”。A公司生產部經理吳某甲系經法定代表人授權處理廢液,公司也兩次為其報銷了產生的相關費用,吳某甲污染環境的行為應認定為職務行為,A公司應承擔污染環境的侵權責任。因公司工作人員違法故意污染環境造成嚴重后果,為更加有力、有效地保護社會公共利益,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A公司除應承擔環境污染損失和賠禮道歉的侵權責任外,還應承擔懲罰性賠償金。

                2021年1月3日,浮梁縣院依法變更訴訟請求,在原訴訟請求基礎上增加訴訟請求,要求A公司以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的3倍承擔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金171406.35元。

               。ㄈ┌讣k理結果

                2021年1月4日,浮梁縣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本案并當庭依法判決,支持檢察機關全部訴訟請求:1.被告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57135.45元、應急處置費用532860.11元、檢測鑒定費95670元,并承擔環境污染懲罰性賠償171406.35元,以上共計3025071.91元;2.被告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對違法傾倒硫酸鈉廢液污染環境的行為在國家級新聞媒體上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一審宣判后,被告未上訴。判決生效后,被告主動將賠償款繳納到位。為修復被污染的環境,2021年9月,浮梁縣人民法院將被告繳納的環境修復費用委托第三方依法公開招標確定修復工程施工主體,并邀請當地政府、環保部門和村民進行全程監督,目前被傾倒點生態環境修復治理已經完成。

                【指導意義】

               。ㄒ唬z察機關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時,可以依法提出懲罰性賠償訴訟請求!睹穹ǖ洹吩诃h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規定懲罰性賠償,目的在于加大侵權人的違法成本,更加有效地發揮制裁、預防功能,遏制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發生!睹穹ǖ洹返谝磺Ф偃䲢l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規定是環境污染和生態環境破壞責任的一般規定,既適用于環境私益訴訟,也適用于環境公益訴訟。故意污染環境侵害公共利益,損害后果往往更為嚴重,尤其需要發揮懲罰性賠償的懲戒功能。檢察機關履行公共利益代表的職責,在依法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時應當重視適用懲罰性賠償,對于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判令侵權人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ǘz察機關應當綜合考量具體案情提出懲罰性賠償數額;诒Wo生態環境的公益目的,檢察機關在確定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數額時,應當以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服務功能喪失導致的損失、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等可量化的生態環境損害作為計算基數,同時結合具體案情,綜合考量侵權人主觀過錯程度,損害后果的嚴重程度,生態修復成本,侵權人的經濟能力、對案件造成危害后果及承擔責任的態度、所受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等因素,提出請求判令賠償的數額。

               。ㄈz察機關可以要求違反污染防治責任的企業承擔生態環境修復等民事責任。我國對危險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實行污染者依法承擔責任的原則。危險廢物產生者未按照法律法規規定的程序和方法將危險廢物交由有處置資質的單位或者個人處置,屬于違反污染防治責任的行為,應對由此造成的環境污染承擔民事責任。同時,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條關于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的規定,企業職工在執行工作任務時,實施違法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造成環境污染的,企業應承擔民事侵權責任。因承擔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的主體不同,檢察機關不能提出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可以在刑事訴訟結束后,單獨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要求企業對其處理危險廢物過程中違反國家規定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行為,依法承擔民事責任。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2021年施行)第一百二十條、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條、第一千二百二十九條、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2014年修訂)第六條、第四十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7年修正)第五十五條第二款(現為2021年修正后的第五十八條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8年施行)第十三條(現為2020年修正后的第十三條第一款、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20年修正)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2021年施行)第二條

                《人民檢察院公益訴訟辦案規則》(2021年施行)第九十八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2022年施行)第十二條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pre id="r7rvt"></pre>

                    <track id="r7rvt"><strike id="r7rvt"><rp id="r7rvt"></rp></strike></track>